<nav id="0yk5i"><tbody id="0yk5i"></tbody></nav>

    <progress id="0yk5i"><legend id="0yk5i"></legend></progress>
    <button id="0yk5i"></button>

          <li id="0yk5i"><rp id="0yk5i"><b id="0yk5i"></b></rp></li>
          1. <li id="0yk5i"></li>
            <li id="0yk5i"><ol id="0yk5i"><object id="0yk5i"></object></ol></li>

              <button id="0yk5i"></button>
            1. <li id="0yk5i"></li>
            2. 主營萊鋼 淮鋼 常州中天 濟源 東北特鋼等廠家生產的

              65Mn彈簧鋼,65錳圓鋼,60Si2Mn彈簧鋼,60Si2Mn圓鋼

              聯系我們

              行情資訊

              彈簧鋼 > 行情資訊 >

              鋼價連續上漲 鋼鐵行業再次振興

              來源:彈簧鋼編輯部 作者:網絡信息部 時間:2018-09-18 13:10

                鋼價連續上漲讓鋼鐵行業再次振興,而另一邊的鋼貿商們卻一邊眼紅著鋼廠的利潤,一邊吐槽著自己的生意。退出者有之,艱難生存者亦有之。

                買賣雙方信息愈加透明的條件下,想和過去一樣賺大錢已經不可能了,如何不被淘汰活得更好,鋼貿商們需要好好琢磨一番。T

                抽身而出

                從天津北辰區中儲大廈到同一區的京寶工業園路程為15公里,一周前,王平(化名)的上班地點從前者變為后者,緣起則是他身份的巨大變化。“我已經不算是真正意義上的鋼貿商了,現在可以叫我駕校老板。”王平對新金融觀察記者表示。

                中儲大廈及周邊曾是天津較早的鋼貿集散地,王平從那里賺得第一桶金,然后逐漸壯大,在鋼鐵貿易這個行當行走二十余年。四年前,在中儲大廈見到王平時,他還以發起人的身份召集了身邊六七個鋼貿商和新金融觀察記者一起探討電商平臺對鋼貿行的影響。彼時,類似新型鋼材電子交易平臺才初出茅廬不久,而王平也堅信,未來傳統鋼貿商和電商平臺一定會互通有無一起發展得更好。

                四年后的今天,王平已經抽身鋼貿行業成為駕校老板,“我的(營業執)照還留著,已經不雇人了,偶爾的有人要貨我就臨時給弄點,基本是退出了,F在駕校已經有學員了,挺好的。”王平描述得云淡風輕,那個曾經幫助他積累財富的行當似乎沒什么值得留戀。“干了二十多年,你說沒感情是假的,但到什么時候說什么話,我都這把年紀了,成天提心吊膽地盯著鋼價,不想再操那份心了,而且也真是越來越不好干。”

                相比之下,王平走得還不算徹底。

                同在北辰區的韓家墅鋼材市場,“這個市場里有幾家不干了,現在還有幾家在低價處理庫存,也打算走了。”韓家墅鋼材市場鋼貿商丁女士對新金融觀察記者介紹。一名運輸鋼材的大貨司機吳先生也對新金融觀察記者坦承,此前和他一直有合作的兩家鋼貿商已經關門大吉了。

                上世紀90年代初,吳先生就蹬著三輪車開始從事鋼鐵產品運輸工作。“沒文化,只能出苦力,但以前也的確賺了不少錢。”至今他仍然記得,紅火的時候每天能到市場拉兩趟貨,六日無休。如今,“尤其是近半年吧,一個星期幾天有活都不一定。”年近半百,吳先生要為了兒子的婚房繼續工作,“不干怎么辦呢,其他的也不會干。”

                和鋼貿行業的日漸蕭條相伴的,卻是鋼價的不斷上漲。從3月底至今,鋼材價格呈現“大漲小回”態勢,中間有過兩次回調,也僅是回落200—300元/噸的水平,“這一波上漲,大概持續了五個月的時間,累計漲幅大約1000元/噸。”網資訊總監向春對新金融觀察記者介紹。

                越漲越怕

                從2016年初的白菜價到如今的白粉價,近三年的時間里,鋼價來了一次華麗轉身。漲價仍在繼續。最近的一則消息是,一周前全國共13家鋼廠發布調價信息,均對鋼材價格進行了調整,上漲幅度在0—174元/噸。

                在胡艷平看來,今年鋼材供需整體緊平衡,“供應在環保常態化、不同區域階段性限產影響下小幅增加,需求則在房地產好于預期、工業較為穩定的情況下維持平穩態勢,鋼材價格水平有所抬升。”她對新金融觀察記者表示。

                然而,“越漲越怕”,這是包括丁女士在內的幾個鋼貿商共同的感受。鋼廠出廠價格越高,意味著鋼貿商需要付出的成本越大。“鋼廠是不允許賒賬的,我們要多少貨就需要全額墊付多少資金,它每噸漲幾十塊,我們就要多付幾十萬。”丁女士說。如果有信號表明未來一個時期內價格會一直上漲,或許丁女士還愿意為漲價買單。“就像2008年那會兒,國家4萬億計劃,所有鋼貿商都敢高價囤貨,因為不愁賣,囤得多賺得多。而現在,情況不一樣,所以我們都不敢囤貨,一來占用資金,二來萬一哪天價格降了,那我們就虧大了。”

                在胡艷平看來,中長期內,經濟結構調整以及宏觀預期轉弱一定會令鋼材需求轉弱,但短期隨著基建刺激,不必悲觀。然而,對每天都有真金白銀出入的鋼貿商而言,相比各種對后市的分析和建議,他們似乎更相信親身體會。“很少看這些信息,有的時候關注了也不起什么作用,你也不知道具體哪天什么情況,所以每天看有沒有要貨的、要貨量是多少,就能對市場有個大概的了解。”而之所以不敢囤貨,正是來自于她的真實感受。

                在和新金融觀察記者聊天的近一個小時中,丁女士的兩部電話幾乎是三分鐘響一次,這還不算丁女士兒子手機上的業務電話。“你別看著電話特別多,很忙的樣子,其實絕大部分都是詢價的,有的貨我這邊也要再和鋼廠確認,但忙活一天下來能成交的并不多。”丁女士主要代理國內兩家大型鋼廠的產品,“我們和鋼廠都有協議,每個月固定要拿一定數量的貨,訂的少了怕鋼廠不愿意,訂的多了怕砸手里。”

                丁女士的下游客戶多是下一級的貿易商,李先生就屬于這一類。和丁女士與鋼廠的“訂貨”相比,李先生一般是以做“漂貨”為主,下游客戶為終端的建筑工地等。這樣的好處是比較靈活,終端要多少,他就找上級貿易商要多少,所以基本不囤貨,但這并不代表他們的日子就好過。“也是害怕價格漲得太厲害,因為我們從上級貿易商拿貨的時候需要全款,而終端這邊是先欠著我們錢的,等于兩頭我都不占,這年頭要錢多難啊,更何況你價格太高了客戶就不要你的貨了。”

                眼饞鋼廠

                以目前的情況,漲價的確讓鋼貿商有些擔心,但在鋼鐵產業的另一端,鋼廠則因為漲價而賺得盆滿缽滿。

                很長一段時間內,我國鋼鐵行業始終存在產能過剩的問題,有關淘汰落后產能的文件從十幾年前就開始不間斷下發,但由于種種原因產能問題并未得到很好的解決。到2015年,鋼價大幅下跌至十幾年前的水平,此外,霧霾天氣的增多也讓鋼廠成了眾矢之的。“從國家提出要打藍天保衛戰開始,對鋼鐵行業提出限產和淘汰落后產能等要求,一系列組合拳下來,是看到效果的。”唐山某民營鋼企市場信息處工作人員對新金融觀察記者表示,“最早的環保檢查都是走形式,甚至有提前通知我們的;前幾年查處的一些小鋼廠也會死灰復燃,但這幾年真的很嚴,拆除高爐限制產能這樣也真正幫助到了符合環保要求的鋼廠。”

                從去年開始,各大鋼廠的盈利情況就已經有所好轉,“利潤暴增”“全線飆紅”等字眼常常用來形容鋼廠的生存狀況。于是,鋼廠有底氣一次又一次地加價。

                從經濟利益考慮,鋼廠這么做無可厚非,但這也的確影響到了部分鋼貿商的經營狀況。徐向春就表示,這兩年鋼材價格持續上漲,而且供應總體是偏緊的情況下,鋼廠是很強勢的。“鋼廠在漲價的過程中經常是大幅度地追漲,這樣就有可能導致貿易商拿到手的鋼材價格往往和市場價格持平,甚至有時候價格出現波動往下調整的時候,貿易商是虧損的。”他分析稱。

                這種情況下,鋼貿商必須準確掌握拿貨和銷售的節奏才能避免不必要的損失。“就是價格上漲過程中盡量慢點賣,下跌過程中就快點賣,但鋼價一直屬于高位震蕩,我們拿貨成本太高,所以稍微一點不注意就會損失。”李先生坦言,“鋼價上漲,絕大部分利潤全都讓鋼廠拿走了,我們真的是眼紅,而且已經有那么多利潤了,鋼廠還增加直供比例,搶占我們的市場。”

                的確,近幾年很多鋼廠都加強和終端商戶的合作關系,加大直接供應的比例,但在東北某民營鋼廠負責人眼中,這并不會影響鋼貿商的生意。“和我們合作的都是城市地區很大型的項目,一般規模的貿易商根本沒有這個能力接這么多的貨,而我們也在增加和大型貿易商的合作。”該負責人還對新金融觀察記者表示,“鋼廠不欠錢,大部分終端都需要賬期,所以這部分市場我們并沒有搶占。”

                可能的出路

                “以前鋼貿商賺錢方式有兩種,一種是通過信息不對稱賺差價;一種是通過囤貨低買高賣賺錢,就是做庫存。”王平總結。而讓他離開的原因,正是這兩點幾乎都不存在了。“信息越來越透明,鋼廠賣價多少大家都知道;囤貨成本居高不下,那還怎么賺錢。”當然,并非沒有補救的辦法。很多鋼貿商都和王平一樣引進了簡單的切割設備,針對客戶的特殊需求提供服務和深加工,這也是一直以來備受推崇的鋼貿商轉型方式之一。但在引進設備半年之后,王平的感覺是:“加工配送只能賺取一定的服務費用,指望能賺大錢是不可能的,其實用處不大。”

                在徐向春看來,這的確是事實,鋼貿商還是主要靠價差來賺錢,這個會很快,所以,中小鋼貿商或者不愿意或者沒能力去做加工服務。但他同時指出,盡管配送加工不怎么賺錢,“但這是未來的一個趨勢,隨著城市環保要求更加嚴苛以及城市土地空間狹小等問題的凸顯,大量的前期施工包括對鋼筋的焊接、捆綁等都不可能直接在工地上進行,所以將來肯定是需要有這一塊業務的。”更重要的是,鋼廠的貨一般都是固定型號的,“鋼貿商通過加工配送對分散的小客戶進行銷售,和鋼廠相比是有一定優勢的。”

                除此之外,一些鋼貿商也在積極地尋求新的避險方式,比如期現結合。丁女士就嘗到了甜頭,“兒子學的專業就是金融,所以他幫我做鋼材期貨,這樣店里的實際經營狀況和期貨操作有時候可以相互彌補一下。”盡管如此,她依舊還是覺得生意不好做,“我是三年前才開始自己做鋼貿的,之前一直給別人打工,見到過最好的時候。但我已經投了這么多錢做了,就得堅持下去,不像開駕校的已經把錢賺夠了,不做也就不做了。”

                無論如何,和十幾年前相比,貿易商的機會和生存空間已經不可同日而語t。“以前是整個鋼鐵行業都處在一個成長期,市場容量不斷擴大需求不斷增加,因此市場機會就會多,現在隨著需求基本飽和以及銷售渠道和銷售方式變化,貿易商的機會就會少得多,生存空間就會受到擠壓。”徐向春說。

                其實,早在五年前,傳統貿易商就已經開始洗牌,這過程一直延續至今。“既然賺大錢的時代已經過去了,那就面對現實,想留下的就多做些嘗試,別總想著一口吃個胖子,不愿意堅持的就轉行,也別耽誤時間,騰出空間對整個行業發展也有利。”前述鋼廠負責人表示。

              ------分隔線----------------------------
              制服丝袜美腿中文字幕在线播放_黄三级_99国产欧美另娄久久久精品_久久一本岛在免费线观看2020_欧美亚洲日韩欧洲不卡